專利地痞的真相

2012年6月21日 評論已關閉

擁有房地產的人,可以選擇自住、租給別人、供慈善團體免費使用,或者空置不用;簡單說,她們有權選擇處置房地產的方式,包括岀售。專利的情況類似:擁有專利的人或公司 (專利權人),也許會在他們的產品或服務上使用專利所涵蓋的技術 (「專利技術」),或許會將他們的專利技術授權給別人使用並收取權利金,也可能免費授權給公益團體或政府單位使用,或者根本沒運用他們的專利技術;無論如何,專利權人不一定會將自己擁有的專利技術運用在自己的產品或服務上。

從業個體 / 非從業個體 / 專利地痞

事實上,大學或研究機構幾乎沒有以商業方式實際運用自己申請取得的專利技術,因為大學或研究機構通常沒有自己的產品或商業服務;專利授權 (或專利技術商業化) 可說是大學專利權人「運用」專利的典型方式。有人稱大學這種專利權人為非從業個體 (Non-Practicing Entity or NPE),也就是這樣的專利權人沒有將專利技術運用在製造產品或提供服務;另一種貶抑的名稱是專利地痞 (patent troll),但有人認為大學不是專利地痞。如上段提到的事實,專利權人不一定會將自己擁有的專利技術運用在自己的產品或服務上;因此,以「是否將自己擁有的專利技術運用在自己的產品或服務上」來區隔從業個體與非從業個體 (或專利地痞) 實在不太恰當。舉例來說,一個公司有許多事業單位,其中有些專營軟體設計,有些以生產積體電路為主。假設軟體設計事業單位所提出的發明揭露內容取得專利,而且該公司的產品和服務也運用這項專利技術;另一方面,若積體電路生產事業單位所提出的發明揭露內容也取得專利,但該公司的產品並沒有用到這個專利技術,反而將這項專利授權給協力廠商使用;試問:該公司是從業個體還是非從業個體?如果該公司以控告專利侵權為手段,迫使潛在侵權人接受專利授權,那麼該公司是不是專利地痞? 柯達公司 (Kodak)、雅虎 (Yahoo) 是不是非從業個體? 授權 Android 平台相關技術的微軟呢?其實,專利改革所要遏止的專利地痞現象只是次要的問題,真正的問題出在專利權的範圍界定不明確且或不穩定。

專利地痞的商業模式是專利制度失靈的產物

對創新產生負面抑制效果的是「壞專利」(原因) 而不是專利地痞 (結果)。現行專利法規的缺失會助長壞專利的數量,過多的壞專利就會導致現行的專利制度無法合乎美國憲法所揭櫫專利體系的宗旨:「促進科學和實用技藝的發展 (to promote the Progress of Science and useful Arts)」。譬如,造成槍枝氾濫的根本原因不在擁有槍枝的人不良善,而是槍枝管制的法規有缺失且或執法成效不彰。因此,要解決專利地痞所造成的問題,必須先從解決專利權項範圍解讀 (claim construction) 的相關問題著手。

專利權利範圍不明確且不穩定是助長專利授權投機事業的主因

專利權利範圍不明確且或不穩定會造成專利侵權濫訴、助長專利授權投機事業。專利地痞可以獲取不當的利益,很大一部分是因為專利權利範圍不明確且或不穩定。專利權利範圍是由專利權項 (claim;專利權利要求 (CN) 申請專利範圍 (TW)) 所界定,但由於文字的意義通常有多種解讀方式,因此專利權項所描述的技術內容就會因字義的不同解讀而造成範圍不明確;理論上,核准的專利權項應已符合專利法對於明確性的要求 (參見美國專利法第112條),但前段提到的專利權項範圍解讀仍是極具爭議而很難釐清的問題,專利侵權訴訟的成敗也多半取決於此。另一方面,在專利審查過程中,如果專利審查員 (patent examiner) 對先前技術 (prior art) 的範圍和內容沒有充分掌握,那麼就此核准的專利權利範圍就不穩定,也就是公諸於大眾的專利權項可能因後來的複審或舉發等程序而被撤銷。專利權利範圍不明確且或不穩定,表示公開的專利說明書喪失公眾告知的功能;具體來說,潛在的競爭者可能會因侵犯範圍不明確的專利權項而深受其害,甚至連專利權人也可能會因為取得了專利有效性 (patent validity) 大有問題的專利權項而蒙受損失,例如:實質上無效的專利很難進行授權 (licensing) 或轉讓 (assignment),而且在排除競爭者方面可說沒有效用。

總之,專利地痞現象的背後存在許多議題,其中包括技術移轉 (technology transfer)、專利授權的本質 (取得專利授權仍有可能侵犯第三人的專利)、先前技術的範圍和內容、專利審查的品質、專利權利範圍的明確性及穩定性等。就像藉由槍枝管制來維護治安一樣,積極防止「壞專利」阻礙產業發展才是當務之急。

Categories: 先前技術, 隨想 Tags:

先前技術的重要性

2012年6月15日 評論已關閉

根據時報資訊的報導 (2012-06-13 12:57),面對 Apple Inc 控告專利侵權的強大壓力,HTC 董事長表示:專利確實非常重要,台灣的公司要有核心技術專利,蘋果有很大的「Muscle (肌肉)」,用各種方法阻擋 HTC,畢竟是別人的國家沒有辦法,但 HTC 不怕挑戰,會持續創新,也會繼續購買專利。

事實上,除了建構專利組合以做為反訴 (反控原告專利侵權) 的籌碼以外,利用先前技術 (事實層面) 及專利性的判斷法則 (法律層面) 使原告所主張的專利權項無效,也是不容忽視的重要防禦工作。

眾所皆知,美國專利制度存在許多缺失。去年 (2011) 由美國總統 Barack Obama 簽署通過的專利改革法案 (America Invents Act or AIA) 即包含了針對改善專利品質的相關條款,例如:Pre-issuance Submissions (專利核准前由第三人提出先前技術文獻)、Post-Grant Review (核准後複審)、Inter Partes Review (由第三人提出的多方複審) 等。

專利品質的高低取決於美國專利審查員 (patent examiner) 是否檢索到最相關的先前技術文獻,以及是否適切地援用專利性的判斷法則。如果審查員沒有找到實際存在的先前技術文獻,或者沒有「妥善運用」找到的最相關先前技術文獻來核駁審查中的專利權項,那麼就會因為核准了不該核准的專利權項而造成專利品質低落。品質低劣的專利愈多,愈會阻礙自由市場的良性競爭和創新的發展,讓專利權人獲得不當的利益或優勢。

有鑑於專利品質與專利審查的過程有密切的關係,紐約大學法學院與美國專利商標局共同策劃試行 Peer To Patent 專案計畫 (2007-2009 及 2010-2011),目的在號召各技術領域的專家協助美國專利審查員找到相關的先前技術資訊,藉以提升專利審查的品質 ( “Help the US Patent and Trademark Office (USPTO) find the information relevant to assessing the claims of pending patent applications. Become a community reviewer and improve the quality of patents.”)。可惜的是,目前這個計畫的執行成效不如預期,原因之一可能是志願性質的工作不易獲得高品質的成果,而且科學家和工程專家大多不了解專利法及實務,因此在擬定檢索策略和判斷檢索結果等關鍵步驟難免有遺漏失準之處。「重賞之下必有勇夫」,Peer To Patent 的商業版 Article One Partners 應運而生。經認定找到相關的先前技術資料,對於大部分的案件,AOP 會給予 5000 美金當作獎賞 (“Our global network of researchers is rewarded for uncovering premier evidence.”);根據 AOP 的網站資料,截至目前為止已經發出獎金 USD$2,674,000。

不論是非營利版或商業版的 Peer To Patent,都需要由技術專家透過關鍵字/專利分類系統/發明人姓名/專利權人名稱等欄位資料進行檢索;然而,相同的關鍵字可以用來描述不同的技術特徵 (例如 buffer 可以是半導體緩衝層,也可以是資料暫存區),而且一項技術特徵可以用不同的關鍵字來描述 (例如可以用 powering 和 charging 來指稱充電動作),因此傳統的檢索方法可說是大海撈針、事倍功半。

語意分析方法 (semantic analysis) 也許是取代傳統先前技術檢索方法的有效工具;它擺脫了利用關鍵字進行檢索所伴隨的侷限。舉例來說,Google 所開發的知識圖 (Knowledge Graph) 即是一個以語意分析為基礎的模型,用來提升網路搜尋引擎的效能,也就是搜尋結果更貼近使用者的需求 (Google 直接給答案),而不是目前搜尋引擎所提供的一堆網頁連結 (讓使用者在許多網頁內容裡自己找答案);關鍵字與網頁內容的單純匹配即將進化到針對使用者提供的檢索條件進行語意分析。這樣的檢索技術發展實有助於提升先前技術的檢索成效。

經過系統化整理及更新的先前技術資料庫,搭配快速準確的語意分析方法,將對專利制度的許多面向造成深遠的影響,例如:

  1. 個人或法人可以減少無謂的專利申請及答辯費用。
  2. 專利局可以避免核准不具專利性的專利權利要求,進而提高核准專利的有效性;
  3. 專利訴訟當事人可以減少專利有效性方面的爭議,降低訴訟成本;
  4. 企業或研究機構可以降低評估專利組合價值時所衍生的成本,同時降低專利相關交易 (轉讓或授權) 的不確定性;以及
  5. 社會公眾可以得益於避免公共知識淪為私人的專利資產。

總之,就專利侵權被告的立場來說,訴訟必然會牽涉到不侵權以及專利無效等防禦手段;主張專利無效必須以高品質的先前技術檢索結果為依據。為了不讓「壞專利」扼殺創新、阻礙產業發展,全面深入地瞭解先前技術刻不容緩。

您有任何對策可以快速有效地找到最相關的先前技術文獻嗎?語意分析的方法是否可行?

美國發明法案 (Leahy-Smith America Invents Act, AIA):寬限期的規定

2011年10月1日 評論已關閉

根據電子時報9月27日的報導 (【美國專利法改革 實不利於科技企業】), 「採用先申請制就等於是取消了 1 年的寬限期,根據新法,任何已公開使用或販售的發明都將禁止申請專利,也就是說,如果發明者在商展上展示自己發明物,或是將該概念展示給天使投資人,那麼這項發明將無法申請專利。」 然而, 這個說法有誤, 因為新的美國專利法第 102 條仍有寬限期的相關規定, 也就是先前技術的例外條款 (exceptions) – 與發明人有關的公開揭露 (inventor’s own public disclosure)。因此, 發明人自己或透過他人展示自己的發明,或以其它方式「公開揭露」其發明時, 只要在事件發生後一年內申請專利, 就不會喪失發明的新穎性。需留意的是, 如果在前述公開揭露之前, 該發明已被他人公開揭露 (且此揭露與發明人無關), 那麼該發明還是會喪失新穎性。暫時申請案 (provisional application)、發明人所導致的公開揭露以及正式申請案 (non-provisional application) 三者在專利佈局策略方面應有的考量, 令人關注;近年來, 許多律師、法學教授、專利專家等均提出以新法為基礎的最佳專利實務 (best practice), 但這些策略建議需等到相關判例出現之後才會比較具有參考價值。

Sec. 102. Conditions for patentability; novelty

(a)    Novelty; Prior Art- A person shall be entitled to a patent unless—

1.    the claimed invention was patented, described in a printed publication, or in public use, on sale, or otherwise available to the public before the effective filing date of the claimed invention; or

2.    the claimed invention was described in a patent issued under section 151, or in an application for patent published or deemed published under section 122(b), in which the patent or application, as the case may be, names another inventor and was effectively filed before the effective filing date of the claimed invention.

(b)    Exceptions-

1.    DISCLOSURES MADE 1 YEAR OR LESS BEFORE THE EFFECTIVE FILING DATE OF THE CLAIMED INVENTION- A disclosure made 1 year or less before the effective filing date of a claimed invention shall not be prior art to the claimed invention under subsection (a)(1) if—

A.    the disclosure was made by the inventor or joint inventor or by another who obtained the subject matter disclosed directly or indirectly from the inventor or a joint inventor; or

B.    the subject matter disclosed had, before such disclosure, been publicly disclosed by the inventor or a joint inventor or another who obtained the subject matter disclosed directly or indirectly from the inventor or a joint inventor.

2.    DISCLOSURES APPEARING IN APPLICATIONS AND PATENTS- A disclosure shall not be prior art to a claimed invention under subsection (a)(2) if–

A.    the subject matter disclosed was obtained directly or indirectly from the inventor or a joint inventor;

B.    the subject matter disclosed had, before such subject matter was effectively filed under subsection (a)(2), been publicly disclosed by the inventor or a joint inventor or another who obtained the subject matter disclosed directly or indirectly from the inventor or a joint inventor; or

C.    the subject matter disclosed and the claimed invention, not later than the effective filing date of the claimed invention, were owned by the same person or subject to an obligation of assignment to the same person.

(c)    {CREATE ACT Save for later}

(d)    Patents and Published Applications Effective as Prior Art- For purposes of determining whether a patent or application for patent is prior art to a claimed invention under subsection (a)(2), such patent or application shall be considered to have been effectively filed, with respect to any subject matter described in the patent or application—

1.    if paragraph (2) does not apply, as of the actual filing date of the patent or the application for patent; or

2.    if the patent or application for patent is entitled to claim a right of priority under section 119, 365(a), or 365(b), or to claim the benefit of an earlier filing date under section 120, 121, or 365(c), based upon 1 or more prior filed applications for patent, as of the filing date of the earliest such application that describes the subject matter.

Categories: 美國專利法 Tags:

Prior Art Guard Eureka (PAGE) 先前技藝守護者組織

2011年9月8日 評論已關閉

先前技藝守護者組織 Prior Art Guard Eureka (PAGE)

使命:公共知識的守護者, 致力於釐清先前技藝與創新技術兩者之間的界線,以防止公共知識淪為專利標的。

Mission: A Guardian for Public Knowledge to clarify the boundary between prior art and innovative technology, so as to prevent public knowledge from being patented or monopolized as bases of patents.

Categories: 尚未歸類 Tags:

創新技術移轉與國家政策

2010年12月26日 評論已關閉

紐約時報日前發表名為《中國與知識財產 (China and Intellectual Property)》的社論, 文中提到:

  • 中國大陸承諾改善知識產權的保護;
  • 著作權、專利和營業秘密的侵權情況日益嚴重;
  • 在保護外國人的創新發明方面, 紐約時報懷疑中國大陸的能力與誠意;
  • 在政府採購方面, 中國大陸承諾不「歧視」外國的知識財產;
  • 中國大陸同意繼續改善專利審查標準, 避免核准無甚價值的「寄生專利 (parasitic patent)」;
  • 嚴厲地保護外國的知識財產與中國大陸的國家發展策略格格不入;
  • 外國公司抱怨北京當局支持本地企業的政策, 強迫外企揭露創新技術來換取合作;
  • 「剽竊」知識財產不能是政府的政策, 尤其是像中國大陸這樣規模的大國;
  • 美國應加大力度和決心, 抵制中國大陸「剽竊」知識財產的行為。

就像 John Bennett 所說**, 這篇社論欠缺其他方面的考量, 只是重複強調中國大陸在知識財產領域的缺失。

舉例來說, 外商如果沒有利益可圖, 怎會與中國企業建立商業合作?如果創新技術移轉會傷及中長期商業利益, 那外商大可考慮放棄在中國大陸發展的機會。在商言商, 權衡利弊得失本是企業在商談合作時該做且會做的事情;外商實在沒什麼立場抱怨中國大陸引進外國技術的策略。

在技術輸出管制方面, 美國至少有以下三項法規:

– Export Administration Regulations (EAR)
– International Traffic in Arms Regulations
– [U.S. Treasury] Office of Foreign Assets Control Regulations

只要不違反相關規定, 即使涉及創新技術移轉或授權, 美商與中商之間的商業合作就應被視為單純的經貿行為。當然, 法律的規定必然有國家發展政策方面的考量, 這正是中美雙方在知識財產的立法與執法等改革議題有所爭論的原因之一。

政府進行採購時, 優先選用本地的產品與服務無可厚非 (還能得到節能減碳的益處), 只要本地的產品/服務符合需求和標準, 就值得考慮優先採購, 這樣也能適當地扶植本國產業並創造就業機會。

知識財產領域牽涉到非常廣泛且複雜的議題 (至少包括經濟、法律、技術、商業、社會等方面), 但社會大眾難免欠缺討論這些議題時所需的多元化知識, 因此很難自發地產生成熟的改革建議。世界公民需要的是衡平的公共政策討論空間, 期待做為「第三勢力」的媒體可以展現更多的包容並提供公正且客觀的論述來教育我們。

**  “It is a familiar litany of complaints about their theft of U S ‘property’ with no suggestion that there might be another side to the question."

Categories: 時事分析報導 Tags:

知識財產保護的傾向

2010年6月29日 評論已關閉

根據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研究, 生醫裝置和硬體相關的新創公司幾乎都以專利為保護技術創新的手段;但在軟體業界, 大都不重視專利。這項研究是由該校的法律暨科技中心執行, 首度針對小型企業如何運用知識財產保護進行量化研究。

調查結果顯示, 生醫裝置和硬體相關的新創公司中, 有超過八成的公司已有專利或正在申請專利;約有三分之二的軟體公司沒有專利也沒提出專利申請。然而, 包括軟體公司在內, 創投公司所資助的四成企業大都傾向尋求專利保護。

問卷調查詢問執行長或技術長, 針對專利、著作權、商標、營業秘密、最先上市的優勢、逆向工程的困難以及互補性資產 (complementary asset; 例如提供免費手機來獲取通話費的利潤) 等七種用來保護公司重要商業概念 (key business concept) 的方式做出效用性的評等。結果顯示, 不管是何種產業, 一般均以搶先提供產品或服務做為最佳策略。生醫裝置和硬體相關的新創公司將專利視為維持競爭優勢的次要選擇。對軟體公司來說, 次要的競爭策略是運用互補性資產, 專利則是最少被運用的保護方式。

參考資料:The San Francisco Chronicle (California) (June 23, 2010)

Categories: 學術論文介紹 Tags:

美國大學控告半導體製造公司專利侵權

2010年6月25日 評論已關閉

新墨西哥大學 (University of New Mexico, UNM) 的技轉機構 STC.UNM (STC) 於 6/23/2010 向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 (ITC) 提出告訴, 控告台積電和三星電子侵犯其美國專利第6,042,998號 (‘998 專利)。’998 專利的權項均為方法項, 其所涉及的發明可以大幅改善新一代晶片的半導體製程技術。

STC 請求 ITC 發出排除令, 禁止台積電和三星電子的「侵權產品」輸入美國。根據美國專利法 35 U.S.C. 271(g) 的規定, 依照美國專利保護的方法所製成的產品構成侵權。

大學是不是專利地痞 (patent troll)? 參考 Mark Lemley 教授的看法

參考資料:Press release; Jessie Shen, DIGITIMES [Friday 25 June 2010]

錯誤的專利標示

2010年2月3日 評論已關閉

The Forest Group, Inc. v. Bon Tool Co. (Fed. Cir. 2009).

聯邦巡迴上訴法院 (CAFC) 在本案中認定, 罰金的計算是以*每一個產品*為基礎。此外, 由於法定罰金是以 USD$500 為上限, 聯邦地院可以斟酌對每一個產品的錯誤專利標示判罰極少的金額。聯邦地院有許多錯誤專利標示的案件, 本案所引發的後續效應值得關注。

申請專利後, 相關產品或其包裝可以標示「專利申請中」(“patent pending")。「專利申請中」並非代表相關產品受到專利保護, 這樣的標示只是告知大眾, 美國專利商標局正在審查涵蓋該項產品的專利。獲准專利後, 相關產品或其包裝即可標示「專利」(“patent" 或 “pat.") 及專利號。專利標示與侵權賠償金的起算日有關, 若受到專利保護的產品未經適當的專利標示, 則賠償金只能以侵權人被告知侵犯專利後為計算基礎。假使一項產品或其包裝上錯誤地標示專利號或「專利申請中」, 則依法需處以最高 USD$500 的罰金 (35 U.S.C. § 292(a))。然而, 前述罰金的計算基礎是每一個單獨的產品, 還是一整批產品?

Categories: 美國專利判例 Tags:

法務長與專利律師

2010年2月2日 評論已關閉

Acoustical Design, Inc. v. Control Electronics Co., Inc., 932 F.2d 939, 942, 18 U.S.P.Q.2d 1707 (Fed. Cir. 1991)
先前, 上訴人取得原告專利權人的專利授權, 但在授權合約期滿後, 上訴人繼續製造和販售侵權產品。其間, 上訴人依賴法務長 (非專利律師) 的意見, 但沒有尋求以嚴謹專利分析為基礎的法律意見。上訴人無法證明法務長的意見使其有理由相信 (good faith belief) 系爭專利是無效的或系爭產品沒有侵權。上訴人爭辯:美國專利商標局同意針對系爭專利進行再審查 (reexamination) 即代表其有理由相信系爭專利是無效的;然而, 上訴法院不採納上訴人的前述論點。陪審團認定上訴人惡意侵權成立。

資料來源:4 Annotated Patent Digest § 31:7

Categories: 隨想 Tags:

Quanta v. LGE (2008):關於 “substantially embodying" 之隨想

2008年8月9日 評論已關閉

往後,專利權人對第三方廠商仍有主張其專利權的空間,畢竟這是專利權的基本內涵之一,只是專利授權合約的擬定需要更多的考量,以避免 LGE 所陷入的窘境。可以想見的是:專利相關從業人員會以此判例作為殷鑑,期能擬定更符合團體或個人相互權利義務關係的合約。對涉及到專利授權業務或交易的個人或團體來說,筆者建議密切關注由專利律師和/或法學教授所提出的較佳「解決方案」,以避免或減少 licensor、licensee 和/或 third party 蒙受任何形式的損失。

正如 David McGowan 教授所言:"Parties have better information than courts; they are likely to set more efficient terms." 請參閱 Reading Quanta Narrowly;在某些情況或條件下,"multiple royalties" 可能就屬於 “more efficient terms"。

筆者以為,最高法院的以下見解顛覆了專利的基本原則,意欲進一步削弱專利權:"With regard to LGE’s argument that exhaustion does not apply across patents, we agree on the general principle: The sale of a device that practices patent A does not, by virtue of practicing patent A, exhaust patent B. But if the device practices patent A while substantially embodying patent B, its relationship to patent A does not prevent exhaustion of patent B." (emphasis added)

前述 “substantial embodiment" 的概念是顛覆的癥結,而且以專利實務的角度來看,這樣的見解會造成混淆且不易判斷;吾人如何判斷一個包含 A、B 和 C 三個必要元件的專利權項中,哪一個元件是 “substantial embodiment" 的基礎而會導致專利權耗盡?容許這樣的耗盡可能性,無異於認定元件 A、B 和 C 三者可以各有不同的「位階」,例如元件 B 比元件 A 和 C「重要」;然而,專利權項所界定和保護的發明是一種具有專利性的組合 (patentable combination),其中各種必要元件與相互關係應視為整體 (as a whole; see, for example, 35 U.S.C. 103(a)) 而不應摻有例如 “inventive step" 或 “gist of invention" 的觀點 (當然,採取這種觀點有助於專利審查和分析工作)。此外,"substantial embodiment" 的概念可能會危害改良式發明的保護機制,削弱專利權人針對其核心專利 (core patent) 進行改良的誘因。舉例而言,假設元件 A 和 B 之組合是一種 core patent 所保護的發明,若某專利的保護對象是元件 A、B、C 和 D (及其相互關係) 之組合的改良式發明,則當專利權人授權他人實施元件 A 和 B 之組合時,就有可能耗盡該改良式專利以及針對該專利所進行的進一步改良所得到的專利權。此時,專利侵權與權利耗盡與否的爭議勢必會在於何種授權使用樣態會造成專利權利耗盡 (A+B? or A+B+C?);亦即,何種授權使用樣態屬於改良式專利的 “substantial embodiment",因而使其專利權利耗盡。因此,「專利嚴密布局」的策略將不佔有絕對的優勢,因為專利耗盡原則的適用範圍更大。

再者,"substantial embodiment" 的概念同時也會進一步破壞專利公開告知 (public notice) 的功能,因為利害關係人 (例如競爭者或尋求專利授權的當事人) 更加無法確知專利權項的保護範圍。

如前所述,「專利嚴密布局」的策略將不佔有絕對的優勢。然而,以研發為導向的大型企業不見得會受到 “substantial embodiment" 概念的衝擊;這樣的企業通常握有絕大部分的前瞻性與關鍵性的 core patent,處於競爭地位的中小企業或個人除非也同時握有core patent,否則很難對大型企業造成競爭威脅,因為中小企業或個人的專利以改良型居多,Quanta v. LGE 之後比較會陷入專利權耗盡的困境;大型研發企業佔有研發人力和經費的絕對優勢,只要不斷產出並保護前瞻性關鍵技術,應該就能不依靠基於改良的嚴密布局來維持競爭優勢及談判籌碼。

以 “substantial embodiment" 為基礎的辯解理由 (defense) 應回歸到以「不存在合理的不侵權使用樣態 (no reasonable non-infringing use)」為基礎的侵權辯解理由。在本案中,試問:Quanta 將 LGE-Intel-licensed components 與 Intel-made components 組合時,是否可以算是一種 “reasonable non-infringing use"?若這樣的組合可以視為一種合理的不侵權使用樣態,那麼 CAFC 的見解 (no unconditional sale exists) 就值得重視。

Categories: 美國專利判例, 隨想 Tags:
total of 1879736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