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2008年8月 的Archive

Quanta v. LGE (2008):關於 “substantially embodying" 之隨想

2008年8月9日 評論已關閉

往後,專利權人對第三方廠商仍有主張其專利權的空間,畢竟這是專利權的基本內涵之一,只是專利授權合約的擬定需要更多的考量,以避免 LGE 所陷入的窘境。可以想見的是:專利相關從業人員會以此判例作為殷鑑,期能擬定更符合團體或個人相互權利義務關係的合約。對涉及到專利授權業務或交易的個人或團體來說,筆者建議密切關注由專利律師和/或法學教授所提出的較佳「解決方案」,以避免或減少 licensor、licensee 和/或 third party 蒙受任何形式的損失。

正如 David McGowan 教授所言:"Parties have better information than courts; they are likely to set more efficient terms." 請參閱 Reading Quanta Narrowly;在某些情況或條件下,"multiple royalties" 可能就屬於 “more efficient terms"。

筆者以為,最高法院的以下見解顛覆了專利的基本原則,意欲進一步削弱專利權:"With regard to LGE’s argument that exhaustion does not apply across patents, we agree on the general principle: The sale of a device that practices patent A does not, by virtue of practicing patent A, exhaust patent B. But if the device practices patent A while substantially embodying patent B, its relationship to patent A does not prevent exhaustion of patent B." (emphasis added)

前述 “substantial embodiment" 的概念是顛覆的癥結,而且以專利實務的角度來看,這樣的見解會造成混淆且不易判斷;吾人如何判斷一個包含 A、B 和 C 三個必要元件的專利權項中,哪一個元件是 “substantial embodiment" 的基礎而會導致專利權耗盡?容許這樣的耗盡可能性,無異於認定元件 A、B 和 C 三者可以各有不同的「位階」,例如元件 B 比元件 A 和 C「重要」;然而,專利權項所界定和保護的發明是一種具有專利性的組合 (patentable combination),其中各種必要元件與相互關係應視為整體 (as a whole; see, for example, 35 U.S.C. 103(a)) 而不應摻有例如 “inventive step" 或 “gist of invention" 的觀點 (當然,採取這種觀點有助於專利審查和分析工作)。此外,"substantial embodiment" 的概念可能會危害改良式發明的保護機制,削弱專利權人針對其核心專利 (core patent) 進行改良的誘因。舉例而言,假設元件 A 和 B 之組合是一種 core patent 所保護的發明,若某專利的保護對象是元件 A、B、C 和 D (及其相互關係) 之組合的改良式發明,則當專利權人授權他人實施元件 A 和 B 之組合時,就有可能耗盡該改良式專利以及針對該專利所進行的進一步改良所得到的專利權。此時,專利侵權與權利耗盡與否的爭議勢必會在於何種授權使用樣態會造成專利權利耗盡 (A+B? or A+B+C?);亦即,何種授權使用樣態屬於改良式專利的 “substantial embodiment",因而使其專利權利耗盡。因此,「專利嚴密布局」的策略將不佔有絕對的優勢,因為專利耗盡原則的適用範圍更大。

再者,"substantial embodiment" 的概念同時也會進一步破壞專利公開告知 (public notice) 的功能,因為利害關係人 (例如競爭者或尋求專利授權的當事人) 更加無法確知專利權項的保護範圍。

如前所述,「專利嚴密布局」的策略將不佔有絕對的優勢。然而,以研發為導向的大型企業不見得會受到 “substantial embodiment" 概念的衝擊;這樣的企業通常握有絕大部分的前瞻性與關鍵性的 core patent,處於競爭地位的中小企業或個人除非也同時握有core patent,否則很難對大型企業造成競爭威脅,因為中小企業或個人的專利以改良型居多,Quanta v. LGE 之後比較會陷入專利權耗盡的困境;大型研發企業佔有研發人力和經費的絕對優勢,只要不斷產出並保護前瞻性關鍵技術,應該就能不依靠基於改良的嚴密布局來維持競爭優勢及談判籌碼。

以 “substantial embodiment" 為基礎的辯解理由 (defense) 應回歸到以「不存在合理的不侵權使用樣態 (no reasonable non-infringing use)」為基礎的侵權辯解理由。在本案中,試問:Quanta 將 LGE-Intel-licensed components 與 Intel-made components 組合時,是否可以算是一種 “reasonable non-infringing use"?若這樣的組合可以視為一種合理的不侵權使用樣態,那麼 CAFC 的見解 (no unconditional sale exists) 就值得重視。

Categories: 美國專利判例, 隨想 Tags:
total of 1886423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