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美國專利申請實務, 美國專利訴訟 > Tafas v. Dudas – Memo

Tafas v. Dudas – Memo

2008年4月24日

Stephen J. MacKenzie*

在 Tafas v. Dudas 訟案中,美國維吉尼亞東區聯邦地方法院 (United States District Court for the Eastern District of Virginia;「聯邦地院」) 判定 USPTO 所制訂的限制專利權項和延續案數目的新法無效。新法原訂 2007 年 11 月 1 日起生效,但因聯邦地院發出暫時禁制令而暫緩施行 (隨後發出永久禁制令)。新法的規範主要包括:(1) 在沒有提交審查支援文件 (Examination Support Document, ESD) 的情況下,「5/25 法規」將獨立專利權項的項數限制為 5 項,並將總項數限制為 25 項;以及 (2)「延續案法規」將專利申請人有權提出的延續申請案 (continuation application, CA) 與部分延續申請案 (continuation-in-part application, CIP) 的總數限制為兩件,並將提出繼續審查請求 (Request for Continued Examination, RCE) 的次數限制為一次 (「2+1 法規」)。當專利申請人提出的獨立權項數及/或專利權項總數超過「5/25 法規」的限制時,申請人必須提交 ESD,其內容必須包括能協助專利審查員進行專利性評估的資料。若申請人想越過「2+1 法規」的限制,延長專利審查過程,則其必須透過請願 (petition) 說明為何先前沒有提出相關的修改、爭辯或證據。上述兩項法規適用於目前仍處在申請過程中的所有申請案。

原告 Tafas 依據行政訴訟法 (Administrative Procedures Act, APA) 針對上述新法提出異議,其爭辯新法具有實體法性質,因此USPTO制訂該等新法違反 35 U.S.C. § 2(b)(2) 的規定,因為 35 U.S.C. § 2(b)(2) 僅授權讓 USPTO 制訂程序法。另一方面,被告 USPTO 辯稱,實體法和程序法並無差異,而且即使有差異存在,由於其所制訂的新法「有助於處理專利申請案並加速處理時程」,因而新法應屬程序法。

聯邦巡迴上訴法院 (CAFC) 的判例已確立 USPTO 沒有創制實體法的權力;APA 或專利法也沒有授予這樣的權力給 USPTO。然而,USPTO 依法有權制訂程序法,儘管這種程序法伴隨有實體法的效果。

聯邦地院不同意 USPTO 的論點並認定新法屬於實體法,因為新法改變了現行法規,而且會影響到專利申請人依照專利法所享有的權益。地院法官 Cacheris 認為,「5/25 法規」以強制方式任意限制延續申請案的數目,此限制違反了專利法第 120 條 (35 U.S.C. § 120) 的規定。在解讀 35 U.S.C. § 120 時,地院認為該項法條容許專利申請人提出數目不受限制的專利申請案;再者,「5/25 法規」強制地限定權利要求的項數,而且 ESD 將專利審查的責任轉移到申請人身上,實屬違法舉措。總之,專利法容許申請人提申數目不受限制的延續申請案,並且要求專利審查員進行專利審查工作,而不是由申請人執行審查。聯邦地院進一步提到,ESD 的強制性要件包括要求專利申請人必須進行先前技術文獻的檢索工作,但此要求違反了 CAFC 的判例。

未來可能的結果
目前,延續申請案與專利權項的規範仍以現行法規為依據。USPTO 已表示將向 CAFC 提出上訴。由於此訟案是以即席判決 (summary judgment) 方式裁定,CAFC 將會依照重新審理原則 (review de novo) 來處理聯邦地院的判決。然而,CAFC 的審理結果可能會維持原判,因為 USPTO 確實逾越了法律所認可的職權。總之,USPTO 所制訂的新法規明顯剝奪法律賦予專利申請人的權利,而且也不符合 CAFC 和其前身海關暨專利上訴法院 (Court of Custom and Patent Appeals, CCPA) 的判例。

CAFC 應考慮 USPTO 所提出的 Chevron 論點
聯邦地院先前拒絕考慮 USPTO 所提出關於 Chevron** 判例的論點,以及其他與行政程序法有關的論點;前述論點是關於法院是否應聽從 USPTO 對於專利法的解釋,以及新法規是否有違反專利法的情事。然而,目前美國國會正在審議影響層面廣泛的專利改革法案 (Patent Reform Act),因此 CAFC 可能準備考慮前述論點;這樣的舉動正好讓 CAFC 有機會在頒佈施行專利改革法之前,先釐清 (而且有可能限縮) USPTO 的制法權限。專利改革法案包含了幾項會直接影響到 USPTO 的法條,例如:核准後舉發程序 (post-grant opposition proceeding)、專利法第 102 條 (35 U.S.C. §102) 的修改,以及廢除抵觸 (Interference) 程序 (並以申請人調查程序 (Derivation proceeding) 取代) 等。值得注意的是:眾議院的版本明訂授予 USPTO 制訂實體法的職權,因此一旦美國國會立法通過,新法將會推翻 Tafas v. Dudas 的判決結果。因此,CAFC 應預先針對前述議題提出見解,以釐清 USPTO 在制訂法規方面的法定職權。
—————–

* Steve 和我在 Franklin Pierce Law Center 一起修習專利法,感謝他提供本文。以下是他的簡介:
Stephen J. MacKenzie is an associate in Womble Carlyle’s Intellectual Property Practice Group. Prior to beginning his legal career, Steve worked as a New Product Development engineer for W.L. Gore & Associates Fuel Cell Technology Group. While at Gore, Steve managed key customer projects and programs aimed at developing new membrane electrode assemblies for automotive polymer electrolytic fuel cells. Before joining Gore, Steve was a research engineer at the Army Research Laboratory in Aberdeen, Maryland, where he specialized in characterizing bi-modal epoxy networks and hyper-branched polymers.

Professional Activities: Admitted to bar, 2006, Delaware. Admitted to practice before the U.S. Patent and Trademark Office. Member, Delaware State Bar Association; Member, American Intellectual Property Law Association (AIPLA); Member, American Institute of Chemical Engineers (AIChE); National Society of Professional Engineers, Delaware Chapter.

Education: B.S., Chemical Engineering, 1999, University of Delaware; J.D., magna cum laude, 2005, Franklin Pierce Law Center.

** Chevron 訟案中,在國會未提及相關法規解釋的情況下,美國最高法院聽從美國國家環境保護局 (EPA) 針對環境保護法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ct) 所做的合理解釋 (“[A] court may not substitute its own construction of a statutory provision for a reasonable interpretation made by the administrator of an agency.” Chevron, U.S.A., Inc. v. NRDC, Inc., 467 U.S. 837, 844 (1984))。

目前尚未開放評論的功能。
total of 2312119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