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2007年5月 的Archive

KSR v. TELEFLEX:CAFC 以狹隘刻板的方式探討顯而易知性的法律問題

2007年5月13日 評論已關閉

先前的《顯而易知性的判斷原則受到質疑》一文已簡單介紹過 KSR v. Teleflex 乙案的背景。聯邦巡迴上訴法院 (CAFC) 認為:若缺乏使熟習一般技藝之人士得以結合或修改有關先前技術文獻教示內容的「教示、聯想或動機」等證據,則不得將專利標的認定為顯而易知的發明;此見解源自 CAFC 所採用的 TSM 準則 (“TSM test")**。最高法院在本案判決文中「柔性駁斥」這個法則——最高法院並未抹煞 TSM test 所提供的深刻見解,但強調必須遵循專利法第 103 條及其判例所提供的廣泛且具彈性運用空間的規範,而非以狹隘刻板的方式來判斷顯而易知性 (“The Federal Circuit addressed the obviousness question in a narrow, rigid manner that is inconsistent with § 103 and this Court’s precedents.")。先前技術核駁的答辯》。若且唯若滿足 TSM test (“P"),則專利標的是顯而易知的發明(“Q")。

If and only if P, then Q. (i.e., P <–> Q)

如此一來,就不會有 ~P –> ~Q 的謬誤。換言之,不滿足 TSM test 不代表專利標的不是顯而易知的發明。例如,目前審查員檢索的先前技術文獻有限 (最高法院:"In many fields it may be that there is little discussion of obvious techniques or combinations, and it often may be the case that market demand, rather than scientific literature, will drive design trends."),像「市場需求 (demands in marketplace)」這一類的動機無法確實掌握,以致在套用 TSM test 時,無法論證專利標的是顯而易知的發明。從 KSR 判決看來,關於 「習知元件的組合 (“combination of old elements")」 這一類的發明,獲准專利的機率將會降低,因為 「顯而易知的嘗試 (“obvious to try")」 可以是 103 rejection 的理由之一。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在 In re O’Farrell 判例中提到:"It is true that this court and its predecessors have repeatedly emphasized that ‘obvious to try’ is not the standard under § 103." In re O’Farrell, 853 F.2d 894, 903 (Fed. Cir. 1988)。雖然 CAFC 明白認定 “obvious to try" 不是專利法第 103 條的適用標準,但 CAFC 卻也提醒:"Any invention that would in fact have been obvious under § 103 would also have been, in a sense, obvious to try. The question is: when is an invention that was obvious to try nevertheless nonobvious?";換言之,雖然 “obvious to try" 不是「某項發明是顯而易知」的充分條件,但顯而易知的發明經常有 “obvious to try" 的屬性 (亦即 “obvious to try" 可能是顯而易知性的必要條件)。然而,最高法院在 KSR 的判決內容裡卻明白指出:CAFC 的錯誤在於其認為「不得僅以顯而易知的嘗試為由來證明習知元件的組合係屬顯而易知」 (“[T]he court erred in concluding that a patent claim cannot be proved obvious merely by showing that the combination of elements was obvious to try.");最高法院另指出「顯而易知的嘗試」或許可以證明專利標的是顯而易知的發明 (“[T]he fact that a combination was obvious to try might show that it was obvious under § 103″ (emphasis added))。由此可見,最高法院認可僅以「顯而易知的嘗試」為由來證明顯而易知性 (這樣就展現了 103 核駁理由的彈性?)。
總之,最高法院認為 TSM test 提供了有助於判斷顯而易知性的深刻見解 (helpful insight),但同時又斬釘截鐵地反對以「狹隘刻板」的方式運用此準則,並強調必須依照最高法院的判例 (尤其是 Graham v. John Deere Co. of Kansas City, 383 U.S. 1) 以及專利法第 103 條的規定,採取一種廣泛而變通的方式來判斷顯而易知性。如此一來,在顯而易知性的判斷以及主張權利要求無效 (invalidation) 等兩方面勢必造成影響;專利獲准的機率應會相對降低,以不符專利法第 103 條為理由而使權利要求無效的可能性則相對升高。

**根據 CAFC 的判例,在結合兩件或兩件以上的比對文件並依據第 103 條來核駁權利要求時,先前技術必須提供教示 (teaching)、聯想 (suggestion) 或動機 (motivation) 等證據,以做為結合 (combine) 或修改 (modify) 比對文件的論理基礎。動機的來源有三:[1] 發明所欲解決的問題特性;[2] 先前技術的教示內容;以及 [3] 具有相關領域一般技藝之人士的知識。

Teleflex 的專利 (US 6,237,565 B1, “Adjustable Pedal Assembly With Electronic Throttle Control") (’565 專利) 是關於一種具有電子油門控制器的可調式踏板結構。此種踏板結構用於車輛的油門踏板,其主要技術特點在於:踏板的位置可以調整,踏板結構的其中一個樞軸點固定不動,而且有一個電子踏板感應器連接於該樞軸點上,其以電子訊號控制油門的開啟程度。雖然沒有單獨一篇文獻記載完全相同的結構,但有若干美國專利分別記載了 ’565 專利的部分技術特徵。確切而言,電子感應器與可調式踏板結構均屬習知技術,將電子感應器連接到踏板結構上也是習知技術。

最高法院做成 KSR 乙案的判決之後,美國專利商標局 (USPTO) 在發佈相應的正式指導原則之前,已完成備忘錄,有以下四個要點值得注意:
1) 美國最高法院重申 Graham v. John Deere 所揭櫫的判斷顯而易知性的四個原則。
2) 最高法院並未完全否定運用 TSM test 來分析顯而易知性。
3) 最高法院拒絕以狹隘 (不靈活;沒有彈性) 的方式運用 TSM test。
4) 103(a) 核駁必須以「明顯的理由 (apparent reason)」為依據。

以下我試圖以簡單的邏輯分析來解釋 CAFC 為何是以狹隘刻板的方式運用 TSM test。

存在使熟習一般技藝之人士得以結合有關先前技術文獻教示內容的「教示、聯想或動機」等證據,則專利權項所保護的專利標的是為顯而易知的發明。儘管有其他方式可以證明某一個專利標的是顯而易見的發明,前述條件語句是 TSM test 的基本原則。

「存在使熟習一般技藝之人士得以結合有關先前技術文獻教示內容的『教示、聯想或動機』等證據」(簡稱「滿足 TSM test」):P
「專利標的是顯而易知的發明」:Q
若P,則Q。(P –> Q)

CAFC 錯用 TSM test 的關鍵在於:

P<–>Q == P –> Q and Q –> P == ~P –> ~Q (若不滿足 TSM test,則專利標的不是顯而易知的發明。)

會產生這樣的謬誤 (~P –> ~Q)—亦即 CAFC 以狹隘刻板的方式運用 TSM test,問題就是出在 “if and only if P" 這個不當的前提。

最高法院認同:若滿足 TSM test (“P"),則專利標的是顯而易知的發明 (“Q")。 If P, then Q. (P –> Q)

其實,最高法院的見解不必然和 CAFC 的見解有「不可解的衝突」,因為在 TSM test 的原則之下還需考慮先前技術的結合是否會成功 (“Obviousness does not require absolute predictability of success."),而且判斷是否會成功的標準不是絕對的程度而是合理的預期會成功。依此原則,在顯而易知的嘗試伴隨合理的預期會成功的條件下,顯而易知性得以成立。或許,CAFC 只是在 KSR 這件案子裡沒有遵循自己的判例並正確地運用 TSM test 而被最高法院認定「判斷錯誤」;也許「狹隘刻板」有時更符合公平正義的原則。無論如何,最高法院顯然在 “obvious to try" 這個核駁理由上賦予更大的彈性運用空間;因此,可以預見的是諸如 「設計上的需求 (design need)」、「要求解決特定技術問題的市場壓力 (market pressure to solve a problem)」、「熟習相關技術之人士所知的有限選擇 (known options within his or her technical grasp)」、「常識 (common sense)」等字眼都可能會出現在專利審查意見書 (Office action) 裡。

此外,最高法院還批判 CAFC 對於避免落入「後見之明的偏見 (hindsight bias)」所得到的錯誤結論,其斷然拒絕刻板的防制規範,因為這樣的規範妨礙了運用常識的機會,而且不符合最高法院的判例、顯得沒有必要 (“Rigid preventative rules that deny recourse to common sense are neither necessary under, nor consistent with, this Court’s case law.")。

total of 1886383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