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時事分析報導, 美國專利申請實務, 美國專利訴訟 > 顯而易知性的判斷原則受到質疑

顯而易知性的判斷原則受到質疑

2005年10月10日

KSR International v. Teleflex (On Petition for Certiorari).

Teleflex Incorporated and Technology Holding Company (“Teleflex”) 控告 KSR International Co. (“KSR”) 侵害其美國專利第 6,237,565 號。2003 年 12 月 12 日,密西根聯邦東區地方法院以顯而易知的發明為由,認定 ‘565 專利的第 4 項專利權項 (唯一系爭專利權項) 無效,因而做出 KSR 勝訴的即刻判決 (summary judgment)。Teleflex Inc. v. KSR Int’l Co., 298 F. Supp. 2d 581 (E.D. Mich. 2003)。Teleflex 隨後提出上訴。聯邦巡迴上訴法院 (CAFC) 於審理此案後,撤銷地方法院所做成的即刻判決,並發回地方法院更審。CAFC 所持的判決理由是:若缺乏使熟習一般技藝之人士得以結合有關的先前技術文獻教示內容的「教示、聯想或動機」等證據,則不得將專利權項所保護的專利標的認定為顯而易知的發明。由於地方法院援用不完整的教示-聯想-動機檢驗標準 (incomplete teaching-suggestion-motivation test) 來分析判斷系爭專利權項所請標的之顯而易知性,因此 CAFC 做出上述不利於 KSR 的判決。

二十幾年來,CAFC 對於顯而易知性 (obviousness) 一直是採用所謂的「教示—聯想—動機」檢驗標準。在專利審查實務上,USPTO 要求審查員在依據專利法第 103 條核駁受審申請案時,必須引用並結合兩篇或兩篇以上的先前技術文獻 (prior art reference),或引用單獨一篇先前技術文獻並結合申請人所承認的先前技術 (admitted prior art)。在此專利侵權訴訟案件當中,KSR 質疑這個檢驗標準的正當性,並由知名的法學教授 John Duffy 代表 KSR 向美國最高法院提出訴願,請求最高法院准予調閱 CAFC 的判決 (Petition for Certiorari)。值得一提的是,Microsoft、Cisco 和 Hallmark 等大型企業均支持 KSR 的訴願。在法院之友意見書 (amicus curiae brief) 當中,Microsoft 等團體表示:對專利權人而言,目前的顯而易知性檢驗標準門檻太低而不會構成太大的阻礙。另一方面,這種檢驗標準的形式損害了法院發揮確實判斷出一項發明對熟習一般技藝者是否為顯而易知的能力。換言之,負責審理專利訴訟的法院應該以更確實的檢驗標準來判斷專利請求標的的顯而易知性。

目前尚未開放評論的功能。
total of 2402248 visits